旧版 手机版
 
 
当前位置:首页 -> 生态 -> 生态保护 -> 资源保护
【黑龙江林业报】刺老芽,生命中的一缕香
2022-05-25    杨森    黑龙江林业报

   

  

  

  

无疑,它是我见过的最奇特的山野菜了。
说是野菜,其实却和香椿一样长在树上。只不过它是野生树自然林 ,多生长在东北大山中的沟谷、阳坡或灌木丛中。这种树最大的特点是浑身上下长满锋利而坚硬的细刺,树干呈灰褐色。因其长在树上,也有人叫它树头菜,尽管它还有如“刺龙芽”“辽东楤木”“鹊不踏”等别名,可当地人多喜欢叫它刺老芽。
 

  

   

  

 

  

东北大山中的野菜很多,名字起得五花八门,比如“猴腿”“广东菜”“老牛广”“婆婆丁”等等,一个个叫得莫名其妙。比如广东菜的学名叫“荚果蕨”,可人们似乎早已忘记了它的本名,都叫它“广东菜”,可这也不是广东的菜啊,名字和地域的差距也太大了吧。但凡名字都有来由,广东菜也不例外,据说早年间,广东人特别喜欢吃这种野菜,喜欢它的山野味和黄瓜香,每年春天人们采摘下来的广东菜大多流向了广东人的餐桌,所以人们就叫它广东菜。是否准确我无从考究,但我对刺老芽的名字却颇感兴趣,明明是生在春天却怎么起了一个暮气沉沉的名字呢。
 

  

   

  

 

  

 
其中的“老”字很有讲究。老则非老,其实还有多而丰富之意。意思是说这种树上的刺很多,生活中人们不是也好说“老多了”这句话吗。其次是说这种野菜很多,说明早年间山林中这种树木还很多,刺老芽自然也就丰富了。这是大山的馈赠,山中的瑰宝,是值得骄
傲和感恩的事情。但这种野菜只能吃刚萌发的树芽,长大的就不能吃了。总之“刺老芽”的名字蕴含着东北人的智慧,体现了特有的野菜文化,非常巧妙地揭示了刺老芽的特点。
 

  

  

   

  

 

  

刺老芽树上的细刺很多,密密麻麻的,人看了都感觉扎心。为什么长刺呢?莫非它知道自己的名贵而在保护自己?抑或以物昭德,向人明示自己也有“可远观不可亵玩焉”的君子傲骨?“犹如莲花不着水,亦如日月不住空。”可惜它身处凡尘,哪怕隐于山坡、匿于沟畔、遁于灌木丛中,也难逃脱被采摘的命运。谁让它营养丰富号称“山野菜之王”呢,谁让它醇香鲜美是有名的山珍美味呢!
可惜这种野菜现在山间不多了,人们开始尝试人工栽种刺老芽树,但这种刺老芽或多或少地缺少了些山野味,不再是正宗的刺老芽了。
越少越珍贵,对人的吸引力也越大。因此,每年五月一到刺老芽刚萌芽初绽的时候,热热闹闹的“跑 山”就开始了。试想,春天到了,草木萌发,山风习习,野花遍地,空气里弥漫着山野的清新和醇香。远离市井归于自然,将自己融于群山之中,于群峰争翠万木吐芳中寻觅野菜,身心该是多么自由惬意和舒展啊。
 

  

   

  

 

  

但掰刺老芽不容易,因为树上有刺且尖锐锋利,足可当针,弄不好会扎手伤身。而且这种刺似乎还有毒性,对人的危害很大。因此掰它时要戴上手套,拿上镰刀或准备一根个长而带钩的杆子。还要有足够的耐心、勇气和运气,活虽不重但有危险。
小时候我最喜欢做的就是上山掰刺老芽了。觉得这活刺激有趣,更主要的是它特别好吃还能卖钱。相比别的野菜它的价格似乎更高。每当我提着满筐的刺老芽去林场收购点售卖时,收购点一个姓姜的哥哥就笑眯眯地夸奖我踏实能干是个好孩子,我听了简直高兴极了。
刺老芽可拌、可腌、可炒、可炸,我喜欢母亲用它和上鸡蛋挂上面粉烙春饼。一块小小的菜饼,一团浓郁的野香,黄绿相间、清新油润,让人味蕾大开,五脏六腑都觉得通畅舒服,山野的精华似乎都蕴藏在这里了。有道是“平生于物原无取,消受山中水一杯”,岂止一水?这饼难道不比那山水更有韵味吗?
我不是美食家,未尝百味,味蕾无福。但食此菜却有如林中溪畔品茶,让人清静、安顿,仿佛世间的尘事都悄然遁去,唯有此味如林间晓雾将你包裹、簇拥和缠绵。如诗如酒于舌尖上舞蹈,那是真正的山野香啊。
 

  

   

  

 

  

刺老芽好吃但那时我们还真舍不得吃,因为它可以出口卖钱且价格不菲。一个春天下来,勤劳的山里人因它可以卖好多钱呢。刺老芽头茬最贵,它粗壮短小、叶脉鲜艳,营养价值高,可食可医是刺老芽的上品。因此跑山要赶早,掰刺老芽更要赶早。
春天到了,五月的山野一定飘荡起野菜的清新和幽香。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也养一方山野菜。我盼望有一天能再回东北,到大山之中去。因为那有闪光的刺老芽,有缠绵的回忆。有我人生最宝贵的经历,那是我生命中的一缕香啊!
 

  

 

  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免责声明 | 网站地图  
    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咨询监督电话:0451-82622425 邮箱:sgzwgk@126.com
地址: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66号 黑ICP备:05002205 政府网站标识码:2300000013